钟南山:欧美一些国家“封城”措施不奏效,因为不是真正封城


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

特朗普称,在受疟疾影响的国家,人们服用羟氯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并不多。特朗普表示,如果需要,他自己也会服用羟氯喹。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美国家正处于疫情“风暴中心”,但很多人却将目光转向一个目前确诊病例数没那么多的国家——印度。

早上8点,香港金紫荆广场举行升旗仪式,伴随着雄壮的国歌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区政府区旗徐徐升起,国旗和区旗升至旗杆顶端后,再下半旗,表达对内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

印度疫情不断出现恶化趋势,也出现了多起民众和患者家属对医护人员实施暴力行为事件的发生。网上流传一则短视频显示:4月1日,印度中央邦印多尔市,医护人员试图检测一位跟新冠患者有过接触的居民,却遭到当地民众砸石头暴力袭击,其中还有人手持棍棒,最终警方出动将医护人员救出,2名女医生受伤。印度警方已逮捕4名袭击者,并正在调查相关嫌疑人的身份。

疫情下的印度让人忧心忡忡。曾担任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病毒学高级研究中心负责人的T. Jacob John称,印度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来有可能比伊朗或意大利更加严重,感染者的数量可能多达10%的全国总人口——相当于1.3亿人。

世界卫生组织(WHO)紧急情况计划主任迈克·瑞安3月23日曾表示,虽然美国已经成为新冠疫情新的“震中”,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人类对抗新冠疫情能否取得决定性胜利,未来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印度控制该病毒的能力。

特朗普表示,如果印度按照美国的要求出口大量羟氯喹,他将不胜感激,但他没有提及美国公司从印度订购的羟氯喹数量。

“世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虽然中国做得非常好,但如果其他国家,尤其像印度这样的近邻大国,一旦出现暴发的话,非常麻烦,也会给我国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徐蒙表示,有很多人认为,印度属于热带国家,不利于病毒的流行,但目前对印度疫情下此结论还尚早。

“印度疫情确实是很多人在担心的问题。”中日友好医院感染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徐蒙对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表示,印度人口密度大,现在感染人数和死亡率确实比较低,但是印度一旦疫情暴发,病例数恐怕不会比中国少,甚至远远超过美国,将会对全球造成严重影响。